为回民铺就幸福路的人们
时间:2018-06-21 浏览次数:

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,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,为中华民族谋复兴。”习近平总书记强调。在黄土高坡、贺兰山畔,就有这样一群不忘初心弘扬铁兵精神、牢记使命勇挑国企重担的筑路人,他们用自己的汗水,坚韧的脊梁,果敢的智慧,昂首阔步走在为宁夏人民铺就幸福之路的大道上,挥洒着青春和热血,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。

最硬骨头也敢啃

2016年,对于宁夏人民和高岩来说,都是不平凡的一年。这一年,宁夏自治区的首条高铁——吴忠到中卫城际铁路破土动工,同时它还是宁夏自治区成立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。该线位于宁夏“沿黄经济带”重要经济发展轴上,它将与随后开工的银西高铁等共同构成宁夏内联外通、通边达海的黄金通道,在宁夏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支点中发挥重要作用,被誉为“宁夏人民幸福之路”一点也不为过。这一年,高岩带领他的团队——中铁十九局五公司第五项目管理部,斗志昂然地投身到建设大军中。

吴忠至中卫城际铁路是地方政府、铁路局、中国铁建的PPP项目,而作为宁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礼工程,为保证铁路在2018年8月31日前通车,工程工期由原计划的42个月压缩到27个月,这在国内高铁建设中,都是堪称“神速”。

2017年11月,我到吴中项目出差第一眼见着高岩时,看到他明显消瘦的身体、憔悴疲惫的面容,有些吃惊:“高总,你怎么瘦成这样,头发也白了这么多。”他苦笑着说:“吴中项目压力太大,工作太累了,这是五公司第一个PPP项目,既然领导把这项工程交给我负责,无论有多么艰难,我也不能干不好而影响企业的声誉。”

吴中铁路项目的建设,对已经从业28年的高岩来说,无疑是一个全新的、高难度的挑战。虽然他施工过电厂、水中桥、房建、市政道路桥梁、地方铁路,有着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,获得过中国铁建优秀项目经理,承建的工程履获国家优质工程奖和省部级优质工程奖,但对高铁PPP项目,还是首次接触。但是,就像他曾说过的,企业哪里需要他,他就到哪里去,“推辞”这个词,在他的字典里,是不存在的。

而高岩他们承建的3标段诸多的特殊性,决定了它是全线10个线下标段“最硬最难啃的骨头”:它投资最大、10.38亿元;线路最长、25.213公里;施工区域跨度最大、跨2市2区1乡;施工环境最复杂、征拆涉及伊斯兰教板桥西道堂墓地和回民大片瓜地;项目管理最难,由于跨2市有2个监理,2个市的政府部门,工作量是别的标段的2倍,这些对高岩他们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新的严峻挑战。

“3标在全线战线最长,施工高峰期时最多有50多个队伍,成本管控、现场管理都很难,我们是白天跑现场、晚上搞内业,报表期时更是没黑没夜的干。我们是全线唯一跨吴忠和中卫2市的标段,监管部门无形中增倍,像2个监理单位的监管理念不一致,工作方法不一样,管控标准不一致,我们需要上报的资料就得准备2套。”项目总经济师耿长亮说。

高岩这个团队,从2009年承建宁夏水洞沟电厂以来,在宁夏市场创了下辉煌业绩,10年间在银川承揽工程8项7.3亿元,收获了国家优质工程银奖、宁夏西夏杯优质工程金奖、国家级专利和工法等多项沉甸甸的荣誉,同时也把他们锤炼成为一个顽强拼搏、锐意进取、直面挑战,永不言败的群体。

在困难面前从不退缩,面对“最硬最难啃的骨头”,高岩带领他的团队,充分发挥他们在银川“十年磨一剑,踏马贺兰行”的“钉子”精神,咬紧牙关,迎难而上,科学组织,精心安排,迅速投入到项目施工生产中。

项目部团结一致战胜了资金紧张、工期紧迫、任务繁重、施工环境恶劣等诸多困难,通过精心制定施工组织,加强“人、机、料、法、环”等要素的控制,大力开展劳动竞赛和百日大干活动,完善各种激励机制,实现每月平均施工产值近1亿元,先后被建设单位评为“2016年标准化管理先进单位和文明工地”和“2017年百日大干先进单位”,桩基施工还成为样板工程在全线推广。现在,“最硬最难啃的骨头”他们已经基本“啃”完,项目部所有工作都步入良性发展轨道,胜利的果实正在前方微笑着向他们招手。

这里山路65弯

早就听说,吴中铁路3标段大里程施工环境非常恶劣,没有水、没有电、手机没信号、山路弯多坡陡,所有的施工队都不愿到那里干活,可以说是让项目部“谈虎色变”的地方。第1次去那出差时,听他们说大里程的施工环境,我还有些不能理解,没想到在21世纪的今年,还有这样恶劣的施工地点。

第2次来吴中铁路时,特意让他们带着我坐车去大里程感受了一下,那“崎岖多变”的山路确实把我给转晕了。我边和大里程负责人、3标的副经理李文哲聊天,边数有多少个弯道,数为数着就不知道有多少个了。

“这里全部是丘陵地带,我们修便道时,非常的艰难,11公里的路程,开了18座山!而且这里弯多坡大,弯路多达65个,平均170米一个大弯;而地势蜿蜒不平,基本上都是二、三级坡,有的地方达到了36°~40°五级急陡坡。”李文哲指着便道旁陡立的山体跟我说,“这里没有自来水、没有大电都不可怕,可怕是没有手机信号。如果想打电话,得爬到山顶上,还得找好方向方位,才能打出去。”为了让在大里程工作的人员获知外界信息,项目部特意成立了工作QQ群和微信群,所有工作安排、会议通知、检查部署等都在群里通知,看到的人互相转达,走出大里程的人手机一有信号,也是马上就查阅。

“2017年2月,我第一次开车来大里程,11公里的路我整整开了1个多小时。那时,刚开始解冻,地有些滑,我开着四驱的车经常打滑上不去坡。看着路边深深的沟堑,我心里胆突突的,等到达目的地时,手心里全都是汗。”工程部田志学边开车边跟我说。

耿长亮到大里程检查时,一个90后农民工跟他抱怨:“我不是没干过工程,也不是不能吃苦,没自来水现在项目给买桶装水喝了,没有大电早点睡也行,可是手机没有信号、长期不能跟家人联系、不能上网,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寂寞了。”

这样施工环境恶劣的地方,测量工作比别的工地更要艰难得多。“这里是黄土风沙地带,周围10多公里范围内没有人烟,每天带的水得节约点喝,这些困难都能克服。最难受的是,这里所有的山看着都一样,手机没有信号就没有导航,我们测量线路时,会经常迷路。”测量队长高凤军说,“这时,我们就只能爬到山顶上寻找出行方向,在山上看到远处有路过的村民时,马上追过去才能跟着他们走出‘迷宫’。”

此地无水300米

    到项目拌合站时,项目工程部长王猛指着一个板房车间告诉我:“那是净化水车间,每小时,有15吨井水源源不断的经过净化设备,输送到吴中铁路滚泉拌合站,让这里的混凝土喝上了‘净化水’,过上了品质生活。”走进净水车间,一个储水箱、2个铁皮罐、1个大水桶映入眼帘,管线、设备布满了车间,水正静静的在这些大家伙之间流淌着。

项目部施工所处区域,地质为砂性土和湿陷性黄土,土壤为高盐碱地,风沙大,人烟少,水资源特别匮乏。“此地无水300米!项目刚上场时,前面的2口井打到了330米和300米都没有水,第3口井打到270多米才出水,而以前我们在辽宁锦州至朝阳铁路施工时,井打到50多米就出水了。”王猛有些感慨的说,“由于水质碱性太高,不能满足施工要求,为此,项目部投入70多万元购置了净化设备对水进行处理。”  

2016年夏季上场时,水资源的严重匮乏,严峻考验着项目施工人员。“那个时候是真苦,环境恶劣,吃的也不好,跟当地人习俗差异又大。项目刚临建时,水源太紧缺,只能买桶装水喝,要洗澡得到20多公里之外的吴忠市,我们有许多人差不多有3个月没好好洗过澡。”项目安质部长付伟东说,“即使这样,大家还是任劳任怨,汗流浃背,大干抢工期,有好几个月几乎都在半夜12点后才回宿舍。但是我们也挺骄傲的,记得当时监理检查,十几公里的路基,他们一米一米的查,硬是一个大于6cm粒径的填料都没找到!现在想想,也挺自豪的。”

“现在虽然可以用井水洗澡了,可是水滑滑的,洗完身体还能看到一层薄薄白色的碱。我皮肤敏感,每次洗完都会起痒痒的小红疙瘩,后来用浴盐才好多了。”田志学说。

为了尽量改善职工生活环境,项目部除买桶装水及购买净水设备外,他们在吃的方面下大功夫。项目部80%以上的员工是东北人,背井离乡的他们更加怀念家乡的味道。为了让大家吃的得倍倍香,项目部特别请来东北厨师,烹饪东北菜,并定期更换菜谱,平衡营养,还设专人对食堂进行监管,根据员工的需求随时改进食堂管理。每逢节日,员工生日等,项目部还会加上几道“硬菜”,让员工们吃到嘴里、暖在胃里、甜在心里。

“铃铃铃……”清脆的午饭铃声响起,每天中午12点,吴中铁路3标项目部食堂准时开饭。职工们脸上满是笑意,三三两两地走进整洁的食堂。墙上的员工生日卡带着温馨、透明的消毒碗柜彰显品质、餐桌上摆放的丰盛菜肴发出诱人的清香。

“今天有我最爱吃的酸菜炖猪肉,干炸黄花鱼我也爱吃,尖椒土豆片也总吃不腻。”计划部江晓波边吃边高兴地说,“大西北的工作环境虽然艰苦,但从工地上回来可以吃上一口家乡菜,感觉像到了家一样。”

为给职工营造家的味道,项目部高标准建家建线,除加强食堂饮食外,给员工配备了统一的床上用品,让员工住的更舒心。同时,还举办篮球赛、五一、七一等多种文体活动,为职工繁忙的施工生活带来心灵鸡汤。

远离家乡倍思亲

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这句诗写出了游子在异乡异土生活的思乡怀亲之情,也是吴中项目部施工人员心声的真实写照。

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“老公,我怀孕了,有2个多月了。”2016年8月的一天,王猛听到因为跟他闹情绪而2个月未跟他通话的妻子的声音后,不禁喜极而泣。他说:“当时,我高兴得流下了眼泪,不只是因为听到妻子怀孕的喜悦,更主要是因为妻子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。”5月份,王猛挥手告别结婚1年多的妻子,作为工程部长第一批进场打前站。由于项目人员少、经验不足,加上工期又特别紧,所以前期工作压力特别大。每天他都忙得脚打后脑勺,有一阵子工作很不顺利,王猛跟妻子打电话时口气不太好,当时妻子也是刚刚怀孕情绪也不佳,两人就闹起别扭,互相不理睬起来。

“工期太紧了,尤其是我们标段的工作量不是其它标段可比拟的,仅2016年下半年短短的180天,检查的天数达到了120多次,一线人员干到下半夜1、2点钟是常事。”王猛说,“妻子产检我一次也没能回大连陪同,项目部有的孩子高考没有回家、有的刚新婚没多久就离别、有的父母有病也不能回去照顾,工程这么紧,大家都不好意思请假,只能咬牙坚持着。”就这样,他们把对家乡的思念藏在心间,把对亲人的愧疚转化为工作动力,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施工生产当中。看着工作越来越理顺,各项工程稳定推进,初具规模的铁路在眼前向远方延伸,他们由衷的笑了。

为保证工程进度,从项目2016年6月上场开始,高岩就带领项目人员加班加点,挑灯夜战。吴中项目3标是大扁平管理,不设工区,为提高管理效能,所有技术、安质、测量等人员全部吃住在工地,开工半年内晚上12点前没睡过觉,不分日夜掀起大干热潮保工期。

“今天由我来给大家讲讲水泥改良土施工技术,……”指针指向晚上9点30分,在人员满满的会议室,工程部郭跃正在用PPT给大家讲解。“为提高大家技能水平,吴中项目加大学习培训力度,我们采取请进来、走出去、学回来、职工夜校等多种形式让职工尽快胜任岗位、促进施工生产。工程、安质、测量、实验等人员都要根据自己负责工作,在职工夜校进行讲课。”项目总工辛忠志说,“进场不到1年时间内,仅项目部自己开展的各种知识培训就多达114次、2485人次。培训和实战让项目员工得到了很好的锤炼,现在工程部和安质部的几个小伙子胜任部长绰绰有余,为公司2017年年底新上场的赣深铁路输送了一批技术精英。”

征地拆迁涉及宗教墓地和回民瓜地,是项目工期的“拦路虎”。哲赫忍耶板桥教团是中国伊斯兰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中外伊斯兰苏菲领域占主导地位,在中国有20多万教众,影响广泛,而板桥西道堂墓地里有哲赫忍耶板桥教往届领袖的墓地。项目有6公里路基段经过墓地,墓地的征拆成为制约工期的关键因素。如何快速做好征拆工作,破解遏制施工的瓶颈?项目部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讨,项目经理高岩带队进行实地考查,成立征拆小组,制定详细方案,分片包干,挨家挨户去做工作;积极争取地方政府支持,通过多方工作,终于在上场3个月后在银川见到当地的教主、宁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国权,得到了教派领袖的支持。同时,他们秉着“曲线救国”的征拆思路,以获得墓地教众的支持,项目部投资100多万元为墓地修建了8米宽的混凝土便道,以便于教民祭祖祭祀。

   “我负责对外协调工作,这个工程的征拆是我工作20年来最难的一个。3标段由于跨2市2区1乡1镇,征拆需要同时协调各市区的国土局,政府部门比较多。尤其是由于压缩工期,设计线路变更晚,红线征地还没来得及和板桥西道堂谈妥,所以征拆难度非常大。我们是层层寻求帮助,找相关部门和教团不下几十次,才见到了他们的领袖,在红线征地政府没落实标准的情况下,抓住控制工期的涵洞等地段,像‘蚂蚁啃大象’一样1公里1公里的征地。”项目副经理朱勇深有感触的说,“老婆和儿子都远在辽宁锦州,儿子今年要高考了,我也没时间管。我从2009年宁夏水洞沟电厂就来这边了,跟家人千里相隔了10年,尤其在吴中项目,更是忙得连一年回去一趟都成了奢望。”

     为方便工作、与墓地教团领导较好的接触,朱勇还认真学习伊斯兰礼仪和穆斯林习俗,经常与当地的阿訇联系交流感情,在古尔邦等节日时给他们送乜贴,“到2017年6月政府征拆补偿标准下来时,只剩下1公里坟墓的拆迁工作了。”朱勇说。

高岩的妻子在辽宁辽阳工作,女儿在北京上班,一家3口3个地方,他们一家想吃个团圆饭都很难实现。2016年和2017年中秋前后,久未见高岩的妻子和女儿来到项目探亲,可2次她们都是自己在项目宿舍呆了20多天,高岩每次都忙得抽不出时间来陪她们。看着身体憔悴消瘦、两鬓白发日渐增多、经常回来累得倒头就睡的丈夫,妻子张颖也是心疼理解的没有抱怨。项目老书记于宪洲说:“高总工作确实非常繁忙,对我们监管的监理、业主、兰州局、公务段、交通厅、国土局等单位多达18家,几乎每天都有检查,施工高峰期有时1天迎来5个检查组。”高岩有些惭愧的说:“我父母都已是90多岁高龄了的老人了,他俩独自住在辽宁熊岳城农村。2年来,我只有过年冬休时才能回去看望他们几天,平时只能靠60多岁的哥哥抽时间照顾。”

回民瓜农的致富路

硒砂瓜是宁夏特产,自从有了吴中铁路项目部给修的便道,我们种瓜、收瓜和卖瓜都太方便了。”中卫中宁县的回民瓜农马米乃边给瓜苗盖塑料薄膜,边高兴的说。

西北经济欠发达,宁夏中部干旱带脱贫的困难也牵动着吴中城际铁路建设者的心。近年来,在政府的帮助下,当地百姓将大量碎砂石覆盖在山地表层,利用砂砾铺压对地表所具有的节水、增温、保墒效果种出了当地唯一经济作物——硒砂瓜。硒砂瓜富含硒、锌等多种微量元素和维生素,被誉为“石头缝里长出的西瓜珍品”。

中卫地区沟壑纵横,海拔在1400米以上,交通运输不便,在每年4-9月硒砂瓜的种植、丰收时,都愁坏了瓜农。吴忠至中卫城际铁路开工后,3标项目25公里施工沿线是大片的硒砂瓜地。“为方便瓜农耕种和运输,我们在中宁县白马乡投资800万元修建4条6公里长的便道;在吴忠市利通区和红寺堡区投资300多万元修建5条8公里便道,一条条施工便道已成为瓜农的‘致富路’。”辛忠志说,“为保证环境质量,在5-9月硒砂瓜生长期,我们要出动20多台洒水车,不间断在施工便道上来来回回的洒水除扬尘。”在国庆节前夕,满载硒砂瓜的货车,繁忙蜿蜒盘旋在道路上,已成为黄土丘陵中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同时,为使当地村民尽快脱贫,项目部还招聘了300余名当地农民工,其中有130多人是回族村民。高岩说:“项目部招聘的大工每天工资是280元,远远高于当地平均工资,招聘一个农民工就解决了一家人的脱贫。项目部与当地政府与百姓的和谐关系,有力的助推了施工生产。”

2017年,宁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就业创业服务局来吴中3标督导检查时,在调查人员身份证、工资表、电话回访等取证资料后,对项目部大量使用当地回民、解决回民就业、帮助他们脱贫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,服务局杨娣说:“十九局在修建国家铁路时使用本地人员这项工作干得好,我们会如实汇报给区政府领导。”

项目部积极为当地百姓解除后顾之忧,受到当地百姓的爱戴。在丰收季节里,许多村民主动将自家种的粮食、瓜果送到项目部表示感谢,“没想到这么贫瘠干旱的土地,能长出这么大、这么甜、这么爽口的瓜。”项目部人员边吃硒砂瓜边纷纷赞叹。其中,几户受益较大的农户甚至凑钱买了几只羊送到项目部,他们说:“感谢你们不远千里来到宁夏为我们修铁路,它将是我们以后出行的‘快速路’、生活的‘致富路’。”

吴忠到中卫城际铁路,像一条气势磅礴的长龙,蜿蜒横亘在宁夏这片广袤的土地上,为宁夏“一路一带”开放格局中的“陆上丝绸之路”画出了一条美丽的弧线,同时也为宁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上一份厚礼。而中国铁建这些筑路者们,秉承着不忘初心、牢记大国重企的责任,用他们的芳华青春、激情热血为这条美丽的弧线画上了浓重色彩的一笔,为广大宁夏人民修致富路、架幸福桥,添砖加瓦,书写出美丽的人生!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